|
首页  建校40周年征文

轻院,我的人生因你而丰富


发布部门: 工会  发布时间: 2018-11-29  浏览次数: 1082


电气信息工程学院  冯巧玲

冯巧玲,1979年进入郑州轻工业学院学习,1983年留校任教至今,38年的历程,见证了郑州轻工业学院的荣辱兴衰。4年大学生活,即充实又快乐;几十年在教学一线的辛勤耕耘,桃李芬芳。回顾己走过的人生,认为自己是一个单纯的人,对社会有益的人。

幸福童年

说起我的人生,要从童年说起。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,父亲兄弟4人,大伯在家务农,是村里的副书记;我父亲排行老二,在一个省会城市工作;老三也在城市工作;老四在村里学校教书,是学校的副校长。在我11岁以前,我们整个家庭十几口人没有分家,是在一块生活的。男人们在外从事农业劳动或上班;大妈、婶娘和妈妈在家轮流做饭,不做饭的时间也到地里劳动。奶奶照看孙子和孙女们。许昌县是大平原,土地肥沃。听老人说,除了1942年和1958年外,其他年份都是衣食无忧的。我们整个冯家村,大部分人家都有老瓦房,是清朝末盖的,盖的很好。

因为家中什么事都有人干,孩子们上学前什么事都不干,整天就是玩耍。上学后因为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,也不怎么学习。教我的小学老师(语文,算术一个人教,而且从二年级带到5年级)是一个初中都没考上的人。老师学识不深厚,却紧跟运动,一节语文课40分钟,让我们每个学生斗私批修,我一个非常喜欢学习语文的人,语文却很差(相对我们班里的学生,我是好的)。放学后让我们割草、养蚕,交给老师,免我们一年的学费(一元钱),我们都是孩子,也不会算账,老师是不会亏的。这位老师给我的印象很不好。

我们玩耍的可丰富了,跳绳(绳子是用红薯穰做的);捉迷藏;踢毽子;投准;汆子等等。玩具都是大自然中的物品,不用买的,又环保,又省钱。

我们吃的都是不打农药,不上化肥的食品。穿的是纯棉衣服。小朋友们基本是不生病的。感冒了,用围巾捂住头,出出汗好了;吃多了,吃点鸡内金或黑白丑好了;拉肚子了,吃点热蒜面好了。除了打预防针,基本上是很少吃药打针的。

回忆我们的童年,看看现在的孩子,和我们相比,他们是幸或者是不幸?科学技术确实是把双刃剑。(建议删除吧,跟轻院关系不大)

初变少年

12岁上初中一年级了,我们的大家庭也分家了。我爸爸在外地工作,一年才有一次探亲假,总是春节才回来一次。我妈妈带着我和弟第妹妹们一起生活。我老大,不足12岁,大妹8岁,弟弟3岁,小妹半岁。我奶奶要给小叔家看孩子,我小妹也无人看。我妈妈是一个要强的人,家里地里都不想落后。以前什么都不干的我,我妈妈完全把我当一个成年人使用。做饭、洗衣(手洗、还要提水),割草、积肥、送粪、擦红薯干、用平车拉各种东西等。我的生活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。辛苦我不怕,我也是一个个性强和不听话的人,并且处在逆反期,常常因为与我母亲工作方法不一致,而发生争执。结果经常被我母亲打骂。值得欣慰的是,我们家有吃不完的粮食,有时髦的衣服,有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等邻居加没有的东西。

绚烂的大学生活

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!因为劳动的辛苦,让我觉得学习是个轻松活。我在学校一直都是好学生,获得当时有的各种奖励。我初中毕业被推荐上高中,初中生只有六分之一的人能够被推荐。恢复高考后考大学,我们那里由于教学水平和城里比太差,1977508个学生参加高考,只考上了一个本科,一个中专。1978年一样。恢复高考后一年半的1979年,我们学校考上了两个本科,其中的一个我考上了郑州轻工业学院。虽然不能和清华、北大相比,但是喜悦的心情无与伦比。

郑州轻工业学院是轻工部的八所院校之一。办学之初,在中南5省招生,后来在全国招生。由于以前中国的轻工业效益好,学生毕业后分配好,郑州轻工业学院生源很好。学生入校后待遇高。以前的大学生除了买书自己出钱,没有学费、住宿费等一切费用。困难的学生有助学金,我因为是农村出来的,每月有21.5元的助学金,吃饭用16块钱(发饭票和菜票),其它的零花。当时的学徒工每月才16元钱。我们生产实习费每人120元,毕业实习费每人150元(相当于当时一个人几个月的工资)。我们生产实习、毕业实习可以到广州纸厂或其它工厂实实在在的学习一个月。我们帮助学校干一些杂活,作为报酬,学校领我们到开封、少林寺、洛阳旅游。我们还帮助挖黄河,疏通河道。生活方面,没有上不起学的。可以说,我们的生活比蜜甜。

当时的学生,由于教育体制短,入校年龄都比较小,我们班30人,有315岁的。平均年龄17岁。我因为是不是应届生,年龄算大的。大部分学生学习都很努力,没有抄作业的,考试也很少有人抄。若有人干了这些事,不用人说,都觉得无地自容。我们的老师大部分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,有些还在工厂待过。我们的电路老师刘宽,是清华大学毕业的;我们的自动控制原理老师赵雅君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。他们都教的很好,我们的课程排的也不满,每天最多4小节课,有一半只有两小节课。只要上课认真听讲,下课把作业做完,就能考过。

同学之间,由于年龄小,毕业分配工作,没有利益冲突。大部分关系都比较融洽。我有几个很要好的朋友,几乎无话不谈。我们一起上课,一起吃饭,一起活动,一起唱歌。我走路想跳着走,走路总唱着歌,这样的生活人生能有多少次机会才有?

现在想起来,我得感谢少年时代妈妈的严厉,没有经历苦,就不知道什么是甜了。人生该经历的必须经历。

教书育人

我大学毕业后就留校任教,到如今陪着郑州轻工业学院走过了38年的时光。其中,到郑州工学院发配电专业进修过一年;到清华大学做过一年访问学者;到华中科技大学读了工程硕士。2011年被评为教授。几十年来,有顺利的时候,也有不顺的时候。当我非常努力的做一件事,就能把它做好,只要我一有懈怠之心,就会一事无成。

我的性格直率且真诚,也有一颗感恩的心。我感谢轻院对我的培养,感谢同学、同事和领导的帮助。我没有理由不忠诚党的教育事业。我几十年来在教学第一线给研究生和本科生上课,带毕业设计,课程设计,生产实习等,都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。当学生有问题的时候,我耐心的给他们答疑解惑。我尽自己的能力,干能干的事,我不为自己的人生感到遗憾。

回想自己已经走过的人生,因为与轻院结缘而更加丰富和幸福!




郑州轻工业大学工会 http://gh.zzuli.edu.cn

地址:郑州市东风路5号 电话:0371-63556907 E-Mail:xgh@zzuli.edu.cn